农村老一辈人讲的20个诡异故事

1、水鬼托秤砣

听我奶奶说的。

记得爷爷以前喜欢撒鱼,就是用网那种抛水里在捞起来。爷爷年轻时候主要是卖烟叶,我们老家是属于那种两天有一次集会,家家户户都去,买的买卖的卖,我爷爷就拿着自家炕的烟叶和撒网就上街了。

那天还是和往常一样要经过一个独木桥,就是村里人自己用木板搭的简易的桥,大概有六十公分左右宽,水很深。

爷爷走到桥中间的时候就准备撒一网看看收获咋样?正在掏鱼网的时候放在烟叶筐里的秤被刮了一下,秤杆一跑把秤砣给带出来了。秤砣像圆锥体一样的东西,掉在桥上后一滚就滚下水了。

本来爷爷准备撒好这一网在下去摸秤砣的,撒鱼人水性基本都很好。但是当眼神看过去秤砣掉的位置的时候,惊奇的发现秤砣并没有沉底,而是被一小撮水草给撑着呢。

爷爷挺高兴的收拾着鱼网,背上烟叶筐,一边收拾还一边说,运气挺好的,不用下水摸了,然后就背起家伙什往对面走。边走边自言自语,这桥太窄了,等会有人过桥我这东西别挡着人家了,先送过去在来捡你。

等到爷爷走过去后,对着秤砣那里张口就骂,*****老子不要了,还想骗我下去,哪有水草能托住秤砣的【秤砣–铁疙瘩】然后又是*****还没骂完秤砣就往下掉没影了。从那以后爷爷就没从那里走过了,都是多走二里路从大桥上走。

2、以前一个婆婆给我讲的。有天她感冒了,就打算去诊所看看。那时候已经是深秋了,整天阴雨连绵,雾气蒙蒙的。她家离诊所三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那时候还没有公路,走的泥泞小路,整条路都在一大片竹林旁边,还要经过一个涵洞。涵洞就是上面是火车轨道,下面是个洞子。连白天里面都是阴沉沉的,走路回音特别大,整个洞子大概百来米长吧。那天也在下雨,她又是下午三点多去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还有点起雾。所以她回程的时候都快五点了,天都快黑了。路上很难走,她穿的雨靴。走到快进涵洞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个人,也穿得雨靴。头上顶的红色的衣服,身上穿的大概是暗色的吧,反正红衣服比较显眼。她就记得很清楚。而且也在下雨,所以顶个衣服也不奇怪。她看背影是个女的,而且有点眼熟。离得大概十来米不到。她就以为是邻居的哪个,想打声招呼,一起走嘛。但是又怕喊错人,就想走到一起看清楚了再喊。那个人就进了涵洞,她也加快速度跟上去。

这时候涵洞里是很阴暗的,但是因为路很宽,也只有一条路并且没有障碍物,也就不会怕有错或者踢到什么。她明明走的很快了,但是前面那人走的更快,都看不清楚她了,只能听到脚步声的回音,是两个人走路的声音。模模糊糊看得见头上的红衣服。她就喊她,说你也这么晚回去啊,然后回音很大,但是也没人回她。她就挺郁闷,更想看清楚是谁,就走的更快了。可是等她出了涵洞,往前面一看,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条路,所以排除那个人走岔路。她在涵洞里走那么快,就想赶到她,所以也不可能是那个人走得快把这个婆婆甩了。她背上汗毛倒竖,身上冷汗淋漓,脚步都在发虚。在涵洞里还听得到那个人的脚步声,出来人都不见了。越想越害怕,天也快黑了。最后她感觉跟丢了魂一样,回去就病倒了。半个多月了才好。而且身体变得很虚,跟我讲的时候整个人都病殃殃的。所以后来我基本不走那个涵洞过了。

3、奶奶讲的一个故事。

她小的时候邻居家有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小男孩,二人经常在一起玩耍。奶奶被这个男孩子带着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很是高兴。大人们看着他们俩感情好,还时不常的开玩笑说以后结亲家之类的话。

直到那年夏天,奶奶再次和小男孩下河摸鱼的时候,不知怎的,小男孩脚下一滑,就掉到河里,奶奶本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可是却感觉有一股大力使劲儿拽住她,她吓得松开手,就看到小男孩被快速的冲走了。奶奶吓得大声叫喊,很快附近的大人们过来,下河去救小男孩,可是几个大人的力量都没有把小男孩救起来,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渐渐沉入河底。

一天之后小男孩的尸体才浮上来,他的家人已经快要哭死了,而那些救他的大人们却个个抱病在家。最后他们说过,就感觉当时这个小男孩就像身上绑了石头一样,怎么样也拽不起来。于是人们说,可能河神看着小男孩可爱,抓了他去河童!所以无论你们如何想要救他都不可能成功。

而更神奇的是那家人过几年又生了一个女孩子,长得和她的哥哥几乎一模一样,就像龙凤胎一样。

4、听长辈说的故事有很多,今天先分享一个吧!

说是在民国时候,有一个贩盐的商人,来到嫂子的老家,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那时候兵荒马乱的,交通也不便利。商人觉得带着小女儿不方便,就给选了一家看起来比较良善的人家,给了这家人一笔小钱,把小女儿暂时寄养在这户人家,然后约定过段时间把盐贩完就来接女儿。

可是不知道这个盐贩子遇到了什么事情,就一直没有来接这个小女孩,小女孩渐渐长大了,而这对收养他的老夫妻就把她当童养媳一样,嫁给了自己那个脾气暴燥的儿子。于是这个可怜的女孩就这样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下来,面对丈夫的毒打,日子过得战战兢兢,没有一个亲人可以诉说自己的委屈,更不幸的是,她的孩子也早夭了。于是这个女人终于病倒了,无药而治,可是有一天,她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找出了压箱底的只穿了几次的衣服,从容的穿在身上,然后告诉她的丈夫说:她父亲要来接她了。她的丈夫只当她在说疯话呢,并没有理会她,可是不一会儿,她丈夫忽然大骂起来,说你这个什么什么畜牲,对待我的女儿不好,要不是我死得早,我的女儿轮得到你这个“日龙包”来娶,我今天就来接我的女儿走,本来两天前就来接她了,可是河涨水了过不来,今天我才骑着我的飞龙马过来接她!说完她丈夫就昏迷了,人们赶快扶起他,等到人们在看那个女人,发现她的身体都凉了。

听完这个故事,我想那个女人到死的时候,心结应该打开了吧!因为父亲并没有食言,终究是来接她走了,但愿天堂里没有骨肉分离吧!

5、二十几年前,我亲听过一位校长讲,他七十年代一个八月的晚上,从学校步行去二十五里远的舅舅家借钱买瓦盖房。九点左右走到一片林区,坟墓罗列,月色朦胧,一向胆大的校长突然毛骨悚然。此时看见前面几米远一个身穿白衣,手提皮包的女人正同向赶路。校长于是想紧步跟上,可却始终相距不减,校长干脆猛跑冲上,眼看赶到了,实然白衣女人无影无踪。到了舅舅家将经过详陈一番,才知那儿三天前埋了一喝农药而亡的中年妇女。天亮后,校长回去,到家便起病,半年才好。

6、这是邻家大伯讲的故事,大伯素来胆大,他说那一次他是真的害怕了。

故事发生在大伯三十多岁,那年孤老汉老王去世。大伯是个热心人,誰家有事都去撺忙。当天晚上大伯和另一个人自愿守灵,到晚上十几点钟,另一个人说家里有事走了。只剩下大伯一个人,守着躺在床上王老汉的尸体。冬天农村的夜那个静啊,只听见灵前蜡烛哔卜,哔卜的响声。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个人还没有来。大伯渐渐有了点睡意,朦胧之时,听到门帘眶噹响了一声。大伯睁开眼晴,屋里没有一个人影。掀开门帘,起风了,院里的柴草刮得簌簌直响,天还是阴得伸手不见五指。大伯回到屋里,心里认为是风刮的门帘,不以为意。又等了一会,大伯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脚,突然看见盖尸体的白布一动一动的。大伯心里害怕了,那些传说的炸尸故事,马上浮现出来。急忙寻了一根木棒,拿在手中,对准尸体动的地方,轻轻砸去。就在那一刹那间,白布下一个物件直窜而出,隨着一声猫叫,碰倒了灵桌上的蜡烛。屋里顿时一片黑暗。大伯这时是真的害怕了,赶紧拿着木棒退到院中。不多时,那个人拿着手电回来了。二人回到屋里,点亮了蜡烛,才发现老汉养的大花猫猥琐在屋里。原来,王老汉孤身一人,大花猫经常到他被窝里做伴。今天从外边回来,钻到尸体旁边,也许是感到了异样,才来回动弹。被大伯看见,以为尸体动弹,才砸了一棒,出现了前面的一幕。

7、小时候在农村,邻居江老太一年四季都戴着帽子。即使最热的夏天,我们光着脑袋都出汗的时候,她也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不然就脑袋疼。

我对此很好奇,妈妈就给我讲了一个神奇的故事。

据说江老太年轻时很霸道,会“跳大神”。谁要是惹着她,她就让谁脑袋疼。那时候谁家孩子不听话,大人就说“再不听话,江老太就让你脑袋疼!”孩子们就不敢闹,乖乖的听话了。

有一次江老太和亲戚打起来,没占着啥便宜。她心有不甘,就捏了一个面人,像亲戚的模样,蒸熟了。然后天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一边用针扎那面人的脑袋一边念“咒”。

据说那亲戚天天中午头疼,疼的要命。有时又哭又笑,有时撞墙。后来找人看了一下,知道是江老太的毛病,就买了烟酒糖果四彩礼来道歉。可是江老太不依不饶,声称要扎那面人一百天,必须要这亲戚的命。

亲戚没办法,又找了一个游走江湖的“南蛮子”看。“南蛮子”对江老太说:“你要是不收手,就让你脑袋疼一辈子。”江老太不服,把那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大骂了一顿……过了不久,江老太就开始脑袋疼,怎么治也治不好。她再去找“南蛮子”时,竟没人知道那人去哪了……所以,江老太只能一年四季戴着帽子。不然,就像有凉风吹着似的,脑袋生疼生疼的!

8、农村老人讲的故事,在小时候听来,觉得毛骨悚然的。不过长大后,仔细想想又觉得说不通,以至于忘记了许多。

不过在我听过的众多故事中,有一个说来也算是让我久久不忘的。

我姥姥家,位于中原地区的一个著名贫困县,那里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出了几个名人。不过这个地方地处平原,战争年月是兵家抢粮的重地,和平时期又经常被天灾眷顾。以至于混个温饱已经算是不错。

九零年时,一个村子也就能有七八间红砖瓦房。其余的要么是“上古时期”的青砖平房,要么是土坯房。全村都是土路,更别提什么路灯了。天一黑,对于生活在城市里,被灯光宠坏了双眼的我,就跟盲人不二,啥都看不见。

那一次回老家,母亲带着我去姥姥家不远的一处亲戚家串门。当时天已经黑了,好像还下着雨,亲戚怕我们走不惯乡村土路,就挽留我们在他们家睡觉。

我跟我妈睡他们家仅有的一张床,他们两口子就在他们那屋子偏北角的柴火垛上铺上铺盖睡觉。

半夜,我妈醒了,问我听见啥声音没。

我迷了巴登的说没有,翻身接着睡。

次日天明,回到姥姥家,听见我妈在跟我姥姥说,昨天晚上在那亲戚家睡觉的时候,总能听见马蹄子,还有古代马车上的铃铛声,但是坐起身就没有,躺下去,快睡着的时候就能听见。

我姥姥听到这话后,赶紧示意母亲小声点,她说她也听见过,而且很多人都听见过。

那个时候小,我对于她们的对话不感兴趣,就没有继续听下去。

这事儿大概一年后,从姥姥家来我家做客的亲戚口中有了一个算是“答案”的答案。

姥姥家村里有一个男的三十来岁,不种地,天天跟一帮子狐朋狗友打牌赌博。那天,这小子又玩到天亮,屋外雨还是不停,但这小子身上已经输的干干净净了,于是撑着破伞回家。

刚巧走到那个亲戚家附近,这个亲戚家的房子,地势高,房子的后墙贴着道路,路的另外一侧就是池塘,雨水哗哗的顺着墙根穿过路面流入池塘。

就在这小子走近亲戚家后墙的时候,只听见一巨响声,路面塌了。

一个很大的坑洞出现在路面上,脱落的碎石土块顺着水流冲到了池塘。

这小子惊吓过后稳住心神,小心翼翼站在洞边往里看,可他这一看就吓了个半死,因为在这个路面坑洞里,居然有一口棺材。

棺材原本的颜色大概是朱红色,只是时间太久有点变色。这棺材的型号比一般棺材都大。而且这个位置很特别,像是埋在这个亲戚家房屋后墙下面。因大雨导致土壤松动的缘故,才从房子下面滑出。

这小子,瞅着这个棺材动了贼心,因为他看见那棺材盖子,居然因为这土壤松动的冲击错位碎裂了,裂开了大约半个脸盆大的口子。

他把伞一扔,裤腿一掖,撑着路面,缓缓的把身子进到那坑洞里,但无奈坑洞的空间有限,为了让自己的头跟手能够凑近那裂口,他干脆趴在了那棺材上。

费了九二虎的劲儿好不容易把脸挪到了那个裂口的位置。

他仗着胆子探头往里看了看……

伴随着他鬼哭似的一声尖叫,棺材居然承受不住重量,带着他脱离了土坑,一起滑入到了池塘里。

好在周围的村民在听到之前路面垮塌的声音三三两两的出来瞅热闹,要不这小子非得淹死不行。

这事后来的说法是,那家亲戚房子当时盖的时候并不知道下面有棺材,不过后来家人经常在他们那屋子里听见车马声,就跟古代当官的阵仗一般。找来算命风水先生,这不知道那就得风水先生听完他们的描述后,告诉他们房子底下有个墓,还是古代当官的,但是千万不要挖,因为会破了他们家的好运数。他们家自然对此言听计从。

谁曾想这一切都被村子里个那个盲流给弄破了。

那棺材后来打捞上来,发现里面除了一堆骨头外,基本上啥都没了,更别提什么古董了。但那家亲戚执意要把骨骸葬入自家祖坟。

那家亲戚的儿子在首都一学校念大学,大学毕业后不多久回当地任职,好像属于财务系统的,结果刚上任不多久,出车祸了,被一大卡车红砖头埋在了路上,据说当时的景象极度的惨……

我妈后来问姥姥,那个亲戚家之前的状况如何。

姥姥说,别的不知道,从“三年灾害”,到后来的那几年的“流年不利”,反正人家家各个脸蛋红扑扑的,没饿死过人……

村里那个盲流,因为此次惊吓躺了半年,不过人的神经落下点病根,冲谁都先傻笑一阵子才能正常说话。

闹得每次回去看见此人,我都躲得远远的。有人好奇他探头看棺材里看到了啥,可每次一问他这话,他就收住了笑容,痴痴的盯着你,把你看的毛毛的……

9、小时候,经常听到父辈们讲,咱村在解放前土匪特别猖獗,他们把从乡村抢掠来的财物都聚集在一座海拔三千多米的名叫断头山的山上,这座山的山腰有一个山洞,洞口只能容三个人拼排进去,在走进离洞口二十米处有一口方圆两米宽的泉井,这时三人只能一个跟着一个才能走进洞中,这口泉井深不可测,不管外面大涝大旱水位都与井边保持二尺左右。而穿过这口泉井向右一拐十七八米后便就发现一个可以容下四五百人的容洞。土匪借助这天然屏障无恶不作,坏 事做绝,他们把绑来的人票要是取不到银两就杀头然后抛进那口泉井里,据村里上了年纪的人讲那口泉井至少被抛进了二三十死尸,只是拋进去的死尸一瞬间就无影无踪连丝血色都沒有。

解放后,土匪也就鸟兽散,几个土匪头子被政府枪毙了。后来有一悍妇,听人们传说山洞里遗漏有土匪留下的金银,便背着年仅一岁多的儿子上山寻宝,由于饥渴难耐便弯腰伸头向井里舀水喝,不曾想那小儿从背上一滑进了井里瞬间消失无影无踪。那悍妇哭喊着回村叫人帮忙,村里人上到井边也是无可奈何,那悍妇的丈夫向村里众人讨要了三担米糠和木屑倒进井里,半个月后有人发现远在百公里外的一个深潭里冒岀米糠,由此人们才知道这泉井的水原来要流向那么远的地方。那悍妇知道后不久也上吊身亡了。

六七十年代,那时还是生产队集体的,可就有一两个不长进的人儿,一个叫炮叔,听人家说他说的话大部份都是凭空乱言不可信,虽然年方二十,人人都称他为炮叔。一个叫瘦鬼,大字不识一个但人却鬼精刁钻,很善挑拔离涧,曾有两兄弟为了宅基地大动干戈,他不仅不讲合还在各方暗地里火上加油,弄得兄弟拔刀相向要拼你死我活,后来村里族长岀面讲和,兄弟俩各才知自己都没有相互相害的想法,只因听从了瘦鬼的话,原来瘦鬼在兄那边听到好活到弟那里就是坏话,相反又把老弟的狠话又添油加醋告知老兄,就这样兄弟信以为真,等道明真相后才知瘦鬼的用意多么的恶毒。

话说炮叔与瘦鬼整天游手好闲从不参加集体生产,家人也耐他们不得。这年夏天天气非常闷热,有天吃了中午饭后,瘦鬼约上炮叔上断头山山洞里的泉井里钓鱼,因为听那些上过山的人说泉井里有不少的鱼,只是鱼儿不大,就只有两三手指那么大而己。炮叔一听,反正无所事事,上就上吧!

两人在山洞里泉边垂钓了两三个钟,就是没见鱼儿上钩,两人还互骂了一顿今天手气太差了,瘦鬼突然说要岀洞外方便一下憋急了,谁知他却一溜烟独自下山回家了。炮叔以为瘦鬼岀恭一下就回来了,也不在意,专注低头垂钓。猛然间有人拍着他的肩膀问道:“钓得多少鱼了?“炮叔头也不回答道:’一条都不得,真倒霉了,今天。’炮叔不见那人回应,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没有头的人手里牵着一个小孩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平生胆小如鼠的炮叔以为是瘦鬼做怪,但竟自吓得喊不岀话来,急急忙忙跑岀山洞飞一般奔回家,来到村口的一棵大榕树下见有两个人影,便说道:“无头鬼,我见到了一个无头鬼!’炮叔沒有听到那人影回答,才定睛一看,天呀,只见树下也是一个无头的身影正手牵着一个小孩。炮叔气喘吁吁的跑回到家里,从此一病不起,吃了好多药吊了好多点滴也无济于事,半年多后便死掉了。

这些都是听上一辈老人说的,至于真假,就沒有人去考究了。不过断头山确实有,只是有没有那山洞我就不清楚了。

10、记得小时候,我家烤火房很大。冬天吃了晚饭,总是挤满大人孩子来听我外婆讲故事。外婆的一个鬼故事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当时孩子们听了那个鬼故事,都不敢晚上上厕所,更不敢一个人睡觉。

外婆讲的是个本土故事。主人公是个郎中(乡村医生),医术在当地小有名气,而且有很好的医德。

有一天半夜,下着毛毛细雨。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熟睡的郎中,说是某湾有人突然生病了,要请医生上门看病,来人还抬着轿子来接的。

医生穿好衣服带上行头上了轿。两轿夫不言不语,抬着郎中就上路。漆黑的夜晚居然不打火把,走着打滑的山路还如履平地。

奇怪的是走出几里路后便越走越快,先是小跑似的,再到如同飞起来一样,风从耳边呼啦啦地吹过,轿子也开始颠跛历害,以至天旋地转……

郎中问他们,“怎么跑这么快?”无人回答,只感觉轿子飞快往前,郎中总觉得有点不同寻常。

于是急了,开始用力高喊“你们要把我抬到哪里去?”还是没人应声,只感觉脚步声越来越急,轿子也越飞越快。

郎中喊着,轿子飞着~~~

就这样一直“飞”到杨坝堰{小型水库),对面传来了狗的叫声,一狗开叫,引来众狗齐叫。

慌张中,两轿夫弃轿就跑,借着水库的蒙蒙水光,郎中隐隐看到两轿夫,顺着堰堤往下,钻到水里去了。

郎中最终被闻声赶来的人救了,送回了家,不久后就去世了,这是后话。

第二天早晨,人们赶到弃轿的水库边去看个究竟。一看傻眼了,被弃在水边的哪是什么轿子?而是一只破旧的狗屎撮箕!

后来,十里八乡都传遍了这个活鬼故事……

11、一个是贴墙鬼的事,说一个人走到一个幽深的胡同拐弯处,伸手不见五指,迎面墙上紧贴着一个黑面鬼,吓死人了。

一个人晚上在外喝大了酒,天下着小雨,身披着蓑衣,回家的路上有条小河沟,结果在河沟处遇到鬼往他蓑衣上粘泥巴,一晚上也没走出河沟,天亮后鬼才走,他也清醒了方回到家。

这两个故事是告诫我们为人做事要注意分寸和安全,拐弯处关键时候要小心行事。喝酒误事,人都有犯迷糊的时候,要保持清醒方能成功。

12、听长辈们说唐山地震后出现过一次。

“这事要从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说起。

据说有一个叫大康的军人,他所在的部队参加了唐山大地震的救援工作。

当时情况紧急,接到上级的命令后,马上就动身前往灾区。由于是第一批救灾队伍,所有的汽车,救灾物资等都是最高配置,以确保第一时间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及财产安全。本来一切顺利,但在他们离灾区还有1小时车程的时候,全团的汽车都抛锚了,所有技术员都找不到原因。这下可把大家急坏了,一直到晚上八点,技术员们还是找不到车子抛锚的原因。就在大家准备徒步前行的时候,汽车大灯忽然间全都灭了。紧接着大康就接到命令要大家把汽车推到路的右边,让出半条路来。路上也没有其他车通过,为什么要靠边?不知所以的大康跟着战友一起把车子挪向右边。上边又命令全体人员上车,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许乱说乱动。

大康就这么在车上一直坐着,很快就到了深夜。就在大家都半睡半醒的时候,一阵阵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只见从部队的车旁,略过一辆又一辆的马车,这些马车是从灾区方向过来的。马车很有秩序的行驶,但就是看不到赶车的人。每辆马车上还有一盏忽明忽暗的青灯,而车上装的竟然都是3人头。这个情况,着实吓坏了车上的战士们,但谁都不敢动。只能等这些马车过去,等马车走远了。再发动汽车,竟然一点就着,接下来部队很顺利的就抵达了灾区。大康退伍回家,跟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起此事,老人说这种情况肯定是阴兵借道。”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肯定是有一定的出入的,至于有没有鬼,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还是要相信科学。

13、我伯父说他遇见过,04年大概七八月份的事了,那天晚上我伯父去小卖铺买东西,在去的路上就遇到一只无头鬼,从他身旁走过去,当时我伯父被吓得发抖连路都走不动,刚好有车经过那鬼就不见了,他就马上跑回家了。

14、这世上有没有鬼不好说,小时候听我妈妈说过一件事。

我妈妈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年代,家里都比较穷,村里很多的人就去割柳条,把柳条的皮剥掉编成笊篱,然后把编好的笊篱用扁担挑着走街串巷的去卖。有时候要走到很远的山里去卖。

有一次,姥爷和同伴卖完了笊篱,往家走的时候迷路了。当时天都黑了路又不熟,几个人犯了难,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正在这时,突然看到在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个红灯。那个红灯仿佛在给他们带路。他们几个人就一直跟着这个灯往前走。

走着走着这时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现前面的不远处隐隐的泛着光。姥爷觉得不对劲,赶紧对大家说:“咱们别往前走了,就坐在这等着吧。”大家一听也有点害怕,就都不敢往前走就地坐下了。这时那个红灯停了一会儿飘走了。

天渐渐的亮了,姥爷他们站起来赶紧到前面一看,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大深坑,坑里满满的都是水。几个人想想都后怕。如果掉下去就是不死也要半条命。

从此之后姥爷去远的地方卖笊篱,再也不敢走夜路了。

15、我家二婆是一个特别会讲故事的人,小时候二婆经常给我讲故事,其中有些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现将二婆讲述的一个故事记录如下:

从前,马蹄沟有一户人家,姓李,李家生了一个女儿,他们给女儿起名字是琼琼,琼琼生的如花似玉,方圆几十里的人家都想把这个女孩娶进自己家里。可不知怎么了,凡来提亲的媒婆,一到李家,嘴就歪了,而且脸上抽筋,脸部变形,说不出话。媒婆一离开李家一里路以外,嘴巴也不歪了,脸上也不抽筋了,脸部也不变形了。媒婆回转头来再到李家去说媒,嘴巴又歪了,跟前次一样,媒婆只好离开,连续十五六个媒婆都经历了这种情况。

方圆几十里都传遍了这件事,再也没有媒婆敢去李家提媒说亲了。

一天,县长的独生子去李家居住的那个地方游玩,看见了李家的琼琼正在地边割猪草,县长的儿子一见,像丢了魂一样,脚再也挪不动了。回家后,就让县长去给他娶李琼琼,县长不答应,说门不当户不对,不同意。但他的儿子不依不饶,非要娶琼琼。县长无法,只好让手下的人去提亲。

手下的官员知道谁去提亲谁的嘴歪、抽筋、变形,但又不敢违抗县长。几个官员去给提媒,嘴巴和以前的媒人一样,歪、抽、变形,可这次即使离开了,嘴巴也恢复不了,到了县衙,仍然没有恢复好,官员站在公堂,都歪着嘴。县长大怒,不信这事办不成,于是亲自带着二十个捕快,带上儿子,前往马蹄沟李家。说来也怪,到了李家没有一个人嘴巴歪、抽、变形。李家看县长亲自来提亲,不敢不答应。县长亲自对李家说婚期定在冬月初十,然后放下一千两银子的彩礼!

冬月初十日,接亲队伍浩浩荡荡,人员到了李家,琼琼穿戴整齐,出了家门,正准备上轿,突然雷声大作,刮起了一阵黑风,人们的眼睛却睁不开。几分钟后,天恢复了原来的晴朗,可不见了琼琼。突然听到一百米外有一白马在那里嘶鸣,而李琼琼骑在白马上。人们赶紧去追,马又嘶鸣了几声,后蹄一蹬,升上了天空,一会儿就消失了,不知道飞到哪里了。只见刚才马嘶鸣的地方的那个大石头上,留下了深深的两个马蹄印,县长的儿子看看到手的新娘也没有了。

紧接着又听轰的一声,原来李家的房子一道金光一闪,房子连一点影子都没有了,李家的老老少少的人也没有了。接亲的人惊讶异常。突然又闪了一道光,原来县长送的那一千两银子,一个不少地呈现在李家原来的门前场地上。这怪异的地方和怪异的事情,被当地人传了不知道有多少年!

从此,这个地方就叫马蹄沟!

16、《鬼抬轿》

在我们村子里常常听老人们聊这样一个故事,在5-6十年代的时候,村子里有户姓张的大户人家,家里很有钱(不愁吃穿),人丁兴旺,六畜兴旺生活过得很好。

张家为什么这么有钱呢?老人们说:张家有位能人叫张奎,这个张奎是个风水大师,懂得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一边帮人看风水赚钱,一边把自己家的风水搞得尚峰尚水,所以家里整的是人丁兴旺,富甲一方。

可是老人们说:张奎的人品,心眼坏,平日里总用风水术祸害人,只要是哪家人家跟他有过节,或是没有招待好他,张奎就会在这家的风水上面做手脚,搞得这家人不安生,所以后来人们就渐渐地不愿意在和他打交道了,都敬而远之,怕惹祸上身。

有一天晚上,张奎给一家人家看完风水,人家是盛情招待,好酒好菜摆一桌,张奎是左一杯,右一杯,喝了七八两,也就高乐高了。

酒足饭饱后张奎开始告辞主家,往回家走,但是张奎根本不是回家,在镇子上他养着一个漂亮的小媳妇,每次喝多酒他都会去镇子上,可是距离镇子2-3十公里远,有没有现在的摩托车,汽车,张奎每次都是怎么往返呢?张奎有个绝招那就是,拘鬼,坐鬼抬轿。

照常,张奎烧符念咒语,招来四鬼抬着他往镇子上敢去,一袋烟的功夫张奎就已经到了小媳妇的床上,迫不及待的开始翻雨覆雨,借着酒劲张奎是大显神威,把小媳妇整的是十分舒爽,香汗淋漓,把屋子外面的四鬼,可看乐了,这一夜张奎也是十分的疲惫,就搂着小美人沉沉睡去,他这一睡可把屋子外面的四鬼急坏了,马上就要鸡叫了,又不能路面,实在没办法他们开始往屋子里面扔石头,终于把张奎叫醒,就匆匆忙忙抬着张奎往回赶,也不知是命该如此,还是坏事干多了,遭报应,四鬼抬着张奎正跑时,不知道谁家的大公鸡今天提前打鸣了,吓得四鬼扔下张奎急急忙忙就跑了,谁曾想正好是悬崖边上,这下子可坏了,直接就把张奎给摔死了。

从此,张家开始没落,一代不如一代,老人们说:是张奎作孽太深,祸害人太多遭报应了,在厉害的风水之术,也比不了天道。

善恶终有报,人间有轮回。 不信抬头看,老天放过谁。

17、

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农村里的一些稀罕事儿挺多的!今儿我就给诸位讲一个无意中偷听来的故事!

在我老家,夏天还是比较热的。吃过晚饭后,大人们一般都喜欢搬个马扎儿或者小板凳儿在胡同口处,摇着个蒲扇纳凉唠嗑儿。孩子们呢,就喜欢在附近玩耍。一般也是被大人们催着喊着骂着甚至打一顿才会消停了才去睡觉的。那天天气太闷热,我回屋后躺在床上热的怎么也睡不着。于是我偷偷抱了个席子又回到胡同口。轻轻地摊开席子,人躺在上边,吹着胡同里的过道风,真是惬意啊!那天晚上夜色太黑,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邻居伯伯和父亲压根儿就没注意到我又偷着跑回来了。他俩还是东一棒槌西一榔头的胡侃着。我也没兴趣听,又不能折腾,只好静静地享受着过道风带来的凉爽!

突然邻居伯伯话锋一转,跟父亲说:“老弟,今儿我给你讲个咱们村儿的稀罕事儿吧!这么多年了,我可连你老嫂子都没跟她讲过!”父亲赶忙给伯伯递上一支烟,说到:“再抽根儿吧,你讲,你讲!”

伯伯吸了口烟说:“根红他家院门口那个猪圈,你知道吧!猪圈旁边那个茅坑儿,好多年了,只要路过哪儿,甭管拉屎撒尿我一律不上里边方便去!老弟,你知道为嘛不?父亲没有搭话,伯伯又继续讲到:“咱们村,不信你瞅瞅去,谁家猪圈茅坑儿不建在自家院子里啊,就他家个骨(特殊的意思),建在院子外头!五几年,我和你本家振江哥,我俩当时还是村里的民兵。我俩又是一组,有一天晚上轮到我俩巡逻。记得差不多是过了十二点吧,那天月亮又大又圆,我俩围着村子外边绕了几圈,没啥情况就转悠到村子里来了。路过茅坑儿那儿,老远就看见猪圈边上站着个人。我俩还小声儿叨叨呢,大晚上的这是谁啊?我俩还怀疑是偷猪的或者搞啥破坏的呢?于是我俩就紧张起来,老远就喊话“谁啊?”那个人影儿一动不动,也不搭话。我比你振江哥胆儿大些,我就凑过去想看看这人到底谁啊?这一看可不要紧,当时就吓得我腿一软差点儿就栽到猪圈里头去了,当时幸亏你振江哥拽了我一把啊!你猜我当时看到谁了?”“不会是大寨他爷爷吧?”伯伯倒是为父亲这话儿感到有些意外了,说:“你听别人儿也念叨过?你说这死去好多年的人儿……还真特么邪性?你说,这不是活见鬼么?”伯伯在一旁又开始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听到他们唠到这儿,我突然感觉后背隐隐有些发凉!前文大人们提到的根红是我发小儿的父亲,他家院子外面那大猪圈以及茅坑儿,我简直太熟悉不过了!儿时淘气,我们一帮熊孩子们,一个个排好队,经常去蹦跃那猪圈玩儿。

闲言少叙,咱们继续讲。父亲又给伯伯递过去一根烟缓缓地说道:“我也不愿提这事儿,憋在肚子里好多年了,今儿既然你说出来了,那我就把我经历过的也给你讲讲吧!你也知道,前些年我爱打个牌,有时经常很晚才回家,为这事儿孩儿他妈也没少跟我吵架!有一次玩儿牌,大概也就是十二点多吧才散了,那天晚上月亮也是挺亮堂的,路过那个茅坑儿那儿,我就想着去方便下。也是打老远就看见有个人儿站在那猪圈边儿上。我还以为是我们一起打牌的志广呢?因为他出来时走在我前面。当时我还大声逗了句,我说,志广,你撒尿不进茅坑儿,你尿外边儿,下来可是要长狗尿苔昂!(狗尿苔是类似蘑菇的一种,不能食用。一般经常被用来讽刺嘲笑随地小便的人)他也不搭理我,于是我就怀疑不是志广了,我就又连问了三遍“你谁啊?你谁啊?你谁啊?那人儿依旧一声不吭,也不动,当时我心里就有些发毛了。也是仗着年轻气盛,胆儿肥些吧。我就凑上前去看看到底是谁大晚上的在这儿吓唬人?别看我年岁小,大寨他爷爷我们原先一个生产队的,眉眉眼眼儿的(意思是:相貌特征)我都记得可清楚着呢!说真的,当时也是吓得我一哆嗦,茅坑也不去了,然后撒丫子一口气跑回了家,进屋后蒙上头便睡。第二天孩儿他妈还埋怨我太不像话了,回来晚了连屋门也不关!不过说真的,从那时候起我再也不敢晚上出去打牌了,一路过那儿就瘆得慌!

听到这儿,我浑身上下起了一层又一层鸡皮疙瘩!我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连席子也不敢拿了,回了屋,衣服鞋子也没脱,上床后把头紧紧蒙住,大气儿都不敢喘,只盼着天快亮吧,天快亮吧!

无意中偷听到两个大人的秘密唠嗑儿,真不是啥好事儿。 年少的我背负了巨大的心理包袱。从此,大白天的也不敢去那个茅坑儿方便了,甚至晚上路过的时候,小心脏明显感觉到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后来在一本《大千世界》上才算找到答案。这么多年过去了,杂志里具体怎样讲述的我也记的有些含糊不清了!简单解释下那就是:地球就好比一个巨大的摄像机,当某个人在他生前经常活动的区域,在某种巧合的状况下,他留下的影像被地球这个摄像机完整记录下来了。 当又一种巧合的状况降临了,生前那个人的影像就会重新又浮现 出来了!在这起事件中,伯伯和父亲同时提到月亮,我推测好像也有一定关联吧!如果我解释的还是不能够让诸位信服,那就请您们务必相信:“堂堂正正做人,不做亏心事,永远不要怕鬼敲门哦!”

18、到底有没有鬼不知道,但是老一辈人遇到鬼的事确实听说过。在我的记忆中,有个人因为一直说自己看到鬼了,一直说“有鬼啊,有鬼啊”……最后疯了!

我母亲曾经有过一个闺蜜,是某大城市一个医院的医生,和丈夫一起被下放到我们住的那个地方。因此和母亲相识并成为好友,我们都叫她陈姨。

陈姨长得好看,大眼睛双眼皮,头发乌黑,梳着长辫子。她皮肤白,身材苗条,说话也好听,柔声细语的特温婉可人!那时候我喜欢陈姨,曾经认为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陈姨的丈夫被批斗,连着三天被打,被鞭子抽,被凉水浇,弄得死去活来的。然后又被关进一个院子,不让家人探视!

陈姨没有办法,只是哭。那时候父亲也是隔三差五的被批斗,虽然没有经受太大的折磨,但也帮不上陈姨的忙。

有一天晚上陈姨说有人答应帮她的忙,那人是个有点权利的干部,说能放她丈夫回家治疗。母亲劝她,说那人不可靠,不让她晚上出去,怕不安全。

陈姨没有听话,最后还是去了,而且回来的挺晚,差不多都大半夜了。后来又有几个晚上,又出去了几次……几天以后,她的丈夫果真就回家了。

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陈姨就被人抓去,说是“拉拢老干部下水”,还有什么作风问题等等。除了被批斗以外,又让她游街,脖子上挂着好几双旧的不像样的黄胶鞋。大人孩子们围着看,有的小孩子跟着起哄,有的大人跟着唾弃,闹哄哄的嚷嚷了大半天,晚上又抓走了她的丈夫……

也就是在那天夜里,不堪受辱的陈姨跳了村头那口大井。母亲为此后悔了好久,说不应该相信陈姨的话,不该回家那么早,应该陪她住一夜才对……

这件事过去不久,大约是陈姨死后的一个月左右,曾经帮她办事的那个干部出了事。据说是晚上十一点多骑着马回来,路过村头那口大井,马突然发疯,嘶鸣不止,把那干部摔下来。接着就听见他喊着“有鬼啊,有鬼啊”……

当时附近居住的村民都知道这事,胆大的人还看见了那干部抱着脑袋,跟头把式的往家跑……

那干部为此得了一场大病,发烧,说胡话,别人去看他,他不敢开门,身边总得有人陪着。晚上天还没黑就让掌灯,那时候没有电,都是小油灯,灯油也很贵的,一般人家除了孩子写作业都不舍得点灯。但是他要点上好几盏油灯,哪个屋子里都要亮堂堂的……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些天,他的病渐渐有些好转,家里人就放松了警惕。有一天媳妇洗了头发去园子里摘菜,然后又蹲在井边打水洗菜。正赶上他刚睡醒,到院子里闲溜达,突然看见一个女人披着头发、蹲在井边的背影……他“妈呀”一声跳起来,从家里跑到街上,没有方向的狂奔起来,嘴里喊着“有鬼啊,有鬼啊”……

——从此以后,他一直就这样,好一阵坏一阵的折腾。常常突然喊起来“有鬼啊,有鬼啊”……然后突然跑起来,或者缩在谁的身后。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的问别人,“有鬼,你知道吗?我看见了,有鬼,长头发,大眼睛,还冲我笑呢!真的……”说完或者哭一阵或者笑一阵……

因此,有人背地里都说他看见鬼了,就是陈姨的鬼魂抓着他不放……那时候我还小,也不知道害怕。我曾经问母亲:鬼是啥?是坏人还是好人?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母亲说:鬼在人的心里,心里有鬼鬼就来,心里没鬼鬼就走了!

所以说,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啊?长大以后,我理解了母亲说的话:鬼在人的心里,心里有鬼鬼就来,心里没鬼鬼就走了!

19、新中国以后,对于鬼神之事全面打击,所有妖魔鬼怪早就消失不见了。

相信大家都看过河伯娶妻,聊斋志异那些灵异故事,但是那些大多数都是神话传说。如果真的有鬼,你以为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还能活得那么逍遥自在?早就被鬼敲门,鬼压床,鬼打墙了。

鬼这东西,就跟龙一样,很多史料都有记载,但是一直留在传说的书本里,真正见过的人哪里有?不过是那些人用来博眼球或者谋取利益哗众取宠的伎俩。很多人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有同学说见过,我爷爷也说见过。让他们形容,大都形容不出,好像鬼就是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双脚离地,飘在天上,而且大多见得都是女鬼,奇怪的是男鬼的传说却少之又少。

其实我跟大家一样,都没见过鬼。我认为只要我们没有亲眼见过,那就不要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自己吓自己,人人都说鬼很可怕,可是有多可怕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电视上一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但是我倒听说泰国缅甸那边对这东西非常的相信,甚至把它当为信仰,而且利用这东西赚钱,尤其是我国某些地方很多人帮那些所谓的师傅们带货,成为牌商。他们利用愚昧的人的信仰谋取暴利,而却说的道貌岸然,积德行善。

20、灵异事件,我想这应该是每个人童年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吧?

我从小就在农村长大,所闻所见确实有很多稀奇古怪,下面我就说一说,发生在我们村一个人身上的事情,至于他说的真假,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姑妄言之姑且听之。

我生活在河南大平原一个很是平凡的村里,村子不大,满共百十户人家,所以村子里有个什么事,不出一个小时,那是人尽皆知。

李大伯在我们村西承包了一处鱼塘,其实说是鱼塘也不正确,因为那地方只是一处大坑,据说是早些年土匪横行的时候用来杀人烧尸的地方,每逢干旱,周边大坑干枯,唯有那个鱼塘始终水满,而且那地方距离李大伯家不远,他便费了点心思,把鱼塘包了下来。

当时是他承包鱼塘的前两年,因为十里八村就他这一个鱼塘,自然而然的被一群钓友给盯上了,这些钓友半夜打着灯偷偷摸摸的夜钓,李大伯赶了几次,但没啥用,当时想着钓鱼能钓走几个?总不能每天半夜出来巡塘,李大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本想着这没啥了,谁知道半个月后,李大伯早起一看,鱼塘上漂着一片死鱼,不知是谁,竟然用药毒鱼,索性药量没给足,没能毒死整塘的鱼,这一下可气坏了李大伯。

李大伯为了搞清楚是谁,也为了防止有人再次下药,就在鱼塘边搭了个棚子,准备死守鱼塘。

结果第一天晚上,刚睡到半夜,就听到李大伯嗷嗷叫的跑回村子。

第二天早上,村子里都听说李大伯病了,都买了东西去看望,当时我也去了,李大伯跟虚脱了一样,脸色苍白,发着高烧,后来细问,李大伯说了那晚半夜,睡到凌晨的时候,听到鱼塘有人念经,他还起来看了一圈,没看到人,结果等他刚睡下的时候,念经声又起,他气的刚准备起来,看到两个身穿白衣长头发的女人,拎着个茶壶,走到他跟前,问他喝不喝茶!还说要请他回去吃饭!

十里八村的人,李大伯哪有不认识的,一看这顿时就吓坏了,被子都不要的跑了回去,回去就害了大病,再也不敢去鱼塘,用他话说,鱼谁想偷去偷,他打死也不去了!

如今那鱼塘也已经荒废,前些年还淹死了两个邻村孩子,目前哪里已经少有人去!

源于网络,侵删。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灵异事件

福建境内一村庄,不仅发出奇怪的声音,狗能感知却离奇死亡

2024-1-20 17:22:38

灵异事件

租到了不太平的房子

2024-1-29 13:00:4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